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

2018, v.33;No.165(01) 115-123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论公证证据保全的形式证据力
On the Essence of Evidence in the Preservation of Notarized Evidence

林洋;

摘要(Abstract):

公证证据保全的效力规则缺失,导致相关司法实践应用问题层出。大陆法系公证和认证适用真实性推定规则,公证书因此具有实质证据力推定和形式证据力推定效果,认证书仅具形式证据力推定效果。公证证据保全与诉讼证据保全一样,是围绕证据资格的证据固定活动。诉讼证据保全具有形式证据力推定效果,公证证据保全也应类同适用,与公证的真实性推定规则正好契合。《办理保全证据公证指导意见》规定的公证证据保全三类型中,公证机关取证因审查证据三性而具有形式证据力推定效果,应作为狭义的公证证据保全。当事人取证中当事人仅可推定取证过程合法,而作广义的公证证据保全。行为过程之保全仅可推定行为过程的真实性,其已不属证据保全的范畴而应排除在公证证据保全制度外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公证证据保全;真实性推定规则;形式证据力推定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2017年西南政法大学学生科研创新项目“论民事争点整理的效力”(批准号:2017XZXS-021);; 南政法大学法学院2017年学生科研创新项目“论我国民事诉讼中的级别管辖恒定”(批准号:LX2017003)阶段性成果

作者(Author): 林洋;

Email:

DOI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